您的位置首页  旅游文化  文化

陈春晓:忽推哈敦与伊利汗国前期政治——蒙古制度在西亚的实践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05-28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一、忽推哈敦与斡耳朵的西迁

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90846764796&di=363775ff306c283183b04ff4f52f8965&imgtype=0&src=http%3A%2F%2Fwww.qlfz365.cn%2Fjinan%2FUploadFiles_7794%2F201806%2F20180627165804285.jpg

 

 

 

 

 

 

《史集》插画

 

 

二、忽推哈敦与“大皇后”

 

 

 

 

窝阔台画像

 

 

时值1279年,当大皇后(Great Queen)忽推哈敦看到,由于与阿拉伯人的冲突,近年来 基督徒们停止了在主显节为河水祈祷的惯例,引发严寒的气候。她亲自前往蔑剌合城,命令基督徒继续遵循他们的习俗——在长矛的顶部悬挂十字架。这般之后,恩典降临了,冬天变得适宜牧草生长。蒙古人高兴于他们的马匹能保持健壮,基督徒们获得了信仰的胜利。

 

三、忽推哈敦与阿合马的即位

 

 

 

 

 

 

 

 

 

 

 

 

“全体异密、哈敦都赞同阿八哈汗的兄弟,即旭烈兀之子阿合马汗〔即位〕, 因为阿合马由大哈敦所生,他的母亲出身显贵。”

 

 

 

 

 

《史集》插图

四、忽推哈敦的政治实践

1282年夏,阿合马正式登上伊利汗的王座,开始了他短暂而动荡的统治。 忽推哈敦尽管不赞同自己的儿子即位,但阿合马已然被推上汗位,身为母亲的她亦只有尽力辅佐。14世纪初的波斯史料 《至尊者的高贵珠链:起儿漫哈剌契丹史》中将忽推哈敦描述为“阿合马的教导者和辅佐者”。《史集》记载说,忽推哈敦与阿昔黑共同为阿合马料理国家事务。这位阿昔黑是隶属忽推哈敦的斡耳朵的异密,曾拥戴阿合马即位。阿合马一朝,忽推哈敦多通过他下达命令,与他共同处理国家事务。至此,忽推哈敦正式登上了伊利汗国的政治舞台。

阿合马上台后,忽推哈敦为维护他的统治,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首先,她欲为阿合马政权扩大统治基础。她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起用撒希卜—底万苫思丁(Shams al-Dīn Ṣāḥib-i Dīvān)。苫思丁出自波斯显赫的志费尼 家族,蒙古征服时,他的父亲巴哈丁·摩诃末(Bahā al-Dīn Muḥammad)担任阿母河行尚书省的财政官,他的弟弟、伟大的史学家志费尼(ʻAla’ al-Dīn ʻAṭā Allāh Atā-Malik Juvaynī),随任阿母河行尚书省长官阿儿浑阿合的书记官。苫思丁自旭烈兀时起,便开始任宰相(Vazīr)和财政大臣,阿八哈统治后期,受到政敌麦术·灭里(Majd al-Malik)攻击,苫思丁一家遭受君主的怀疑一度陷入牢狱, 尽管苫思丁在完泽哈敦说情下获释复位,但他的弟弟志费尼仍不断遭受政敌攻击。阿八哈对臣子的斗争采取了平衡的做法,对苫思丁和麦术·灭里都同样任用。阿八哈去世时,苫思丁正在为阿鲁浑服务。阿合马即位伊始,忽推哈敦的异密阿昔黑便传信给他,将他带到了阿合马的斡耳朵中。苫思丁受命继续担任国家的宰相和财政大臣,他的尚在关押之中的弟弟志费尼也随即释放。 志费尼家族重获阿合马的赏识,并在阿合马一朝为之效命。

阿合马爱恶分明、任性而为, 缺乏君王的权衡之术,时常对政权造成不利影响。忽推哈敦则要出面来纠正他的过失。阿合马即位后,苫思丁与麦术·灭里的政治斗争再度爆发,牵连的人数众多。与阿八哈的权衡之术不同,阿 合马对苫思丁一派的鲜明支持,造成了另一派遭遇灭顶之祸。在处死反对派首领麦术·灭里之后, 忽推哈敦的出面,制止了事态的扩大,避免了更多由于阵营不同造成的杀戮,避免时局陷入动荡。

阿合马在位时期,忽推哈敦全面干预国家政务,这表现在 阿合马一朝废立起儿漫之主的事件中。此事见于 《至尊者的高贵珠链》《选史》《哈菲兹·阿不鲁地理书》等波斯语史料中。蒙古西征时,西辽遗将八剌黑率部至 起儿漫并建立起政权。在相继奉花剌子模沙和哈里发为名义上的宗主后,最终 于窝阔台时归附蒙古。八剌黑的儿子鲁昆丁(Rukn al-Dīn)和侄子忽都不丁(Quṭb al-Dīn),在蒙古政权 从窝阔台系转至拖雷系的过程中,先后被任命为起儿漫 算端。旭烈兀来到伊朗后,忽都不丁入朝伊利汗,奉为其主,此后一直在伊利汗的统辖之下。忽都不丁有两个儿子木咱法剌丁·哈札只(Muẓaffar al-Dīn Hajjāj)和札兰丁·锁咬儿合忒迷失(Jalāl al-Dīn Suyūrghatmish),以及一位位高权重的皇后忽都鲁·秃儿坚(Qutlugh Turkān)。

忽都不丁死后,旭烈兀下令长子 哈札只继位,由于他年龄尚幼,由 秃儿坚哈敦摄政,而实际上秃儿坚哈敦独揽大权。阿八哈即位后,秃儿坚将自己的女儿帕的沙嫁给他,以稳固自己的统治达15年之久。然而这种局面在阿合马即位后发生了变化。忽都不丁的幼子锁咬儿合忒迷失 曾入质伊利汗廷,他在阿八哈时期就与阿合马相互交好,结下了友谊。阿合马即位后,忽推哈敦和异密孙札黑颁布了敕令,废除秃儿坚哈敦的统治权力,改立锁咬儿合忒迷失为起儿漫算端。这条敕令颁布后,锁咬儿合忒迷失即回到起儿漫就任,秃儿坚哈敦深受打击,决定前往伊利汗廷活动。她来到阿合马御前,行觐见之礼。在众多臣僚的美言下, 阿合马下令命秃儿坚哈敦与锁咬儿合忒迷失共同统治起儿漫阿合马此举遭到忽推哈敦的反对,她与孙札黑随即废止了这道敕令,保住“亲阿合马派”在地方政权中的势力,从而增加与阿鲁浑对抗的砝码。在后来阿鲁浑战胜阿合马上台后,曾召见锁咬儿合忒迷失前来,欲以阿合马党羽之名而治其罪。这从侧面反映出忽推哈敦对锁咬儿合忒迷失的政策是有效的, 遏制了起儿漫倾向阿鲁浑的可能性

 

《史集》插图

忽推哈敦为维护阿合马政权所做的最重要的尝试,就是力图拉拢阿鲁浑的心腹异密 不花。如前所述,不花是阿鲁浑阵营中的核心人物。阿八哈去世后,不花命令阿八哈的怯薛效忠阿鲁浑,而这些人成为了阿鲁浑的坚定支持者。阿鲁浑争位失败后返回封地,不花跟随在他身边效力。阿鲁浑虽在第一次与阿合马的交锋中败下阵来,但他对阿合马政权的威胁并没有消失。以不花为首的阿八哈旧臣聚集在阿鲁浑周围,实力不容小觑。忽推哈敦为拉拢他颇费了几番周折。据《史集》记载:

阿合马好几次为宣召不花遣使阿鲁浑处,但〔阿鲁浑〕次次都找借口推脱了。最终,〔阿鲁浑〕同意了。不花哭泣着出发了。他来到了阿合马处,忽推哈敦给予他厚待和尊敬,并为他披上了一件大伊利汗(Īlkhān-i buzurg)的衣袍。他留在了那里,没有做什么事。

这里记载的“大伊利汗”指首任伊利汗旭烈兀, 忽推哈敦这般将相当于“太祖”的旧衣赐穿于臣子,表达出对不花地位的认可,此举极富笼络安抚之意。根据史料记载, 不花就此留在阿合马处任职,地位绝不低于前朝。即使是 阿合马与阿鲁浑燃起战争后,不花仍在为阿合马效力。尽管在拉施都丁将不花听命于阿合马描述为“迫于形势”,但我们从具体的记载中可以发现这一判断恐怕是撰史者为“盖棺者”下的“定论”。

《史集》记载, 双方开战后,阿合马曾命令全体异密签名保证不违抗不花的命令,除了阿合马的第一心腹阿里纳黑之外,所有的异密都同意了。这说明直到那个时候,阿合马对不花还是信任的,而不花在众异密中拥有着很高的声望。不花和众异密在二王战争的初期站在阿合马一边,反映出忽推哈敦和阿合马的笼络是有效的。事实上,之所以说阿合马政权联盟不稳固,是因为 他的大部分支持者,包括此时的不花在内,本质上都是中立派。他们支持阿合马,但对阿鲁浑并没有多大仇视。 他们多次表达出希望二位汗王能够和平共处的想法,但都没有实现。只有个别如阿里纳黑这样的心腹,才是阿合马坚定的支持者。而 这些中立派异密,却是以不花为首的。所以说,忽推哈敦和阿合马争取到不花是获得政权支持的精明之举。

五、阿合马之死与忽推哈敦的结局

阿合马即位之初,无论是舆论层面还是实际力量,他都比阿鲁浑更有优势。然而在短短两年间,他们两人之间的情势便发生了逆转, 阿合马最终被阿鲁浑推翻。

阿合马的政权基础来自于宗亲、异密的支持。异密方面尤其得力于失秃儿和孙札黑两位大异密的拥戴。然而阿合马即位后 ,这两位老臣却并未得到阿合马的重用。《史集》记载说:

尽管他(阿合马)是由于失秃儿那颜和孙札黑阿合的尽心竭力而当上国君的,他却只赐给失秃儿 一柄伞表示恩宠, 并未重用他们

同样的记载也见于《五族谱·阿合马异密名录》。阿合马并未认识到三朝老臣对其政权的重要性。因此在整个阿合马时代,鲜有关于失秃儿事迹的记载。在最终阿合马败亡时, 失秃儿没有阻拦阿鲁浑对阿合马的追捕,还亲自率兵将阿合马看管了起来。与之相反, 孙札黑尽管也未得到阿合马的重视,但忽推哈敦却十分信任、重用他。阿合马统治的两年中,他协同忽推哈敦处理政务,并制止阿合马的不当行为。最终随着阿合马的败亡,他也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史集》插图

宗亲方面,阿合马支持者是以弘吉剌台为首的宗王们。在阿合马的即位仪式上,弘吉剌台与失秃儿一左一右亲自将他扶上了王位,代表着全体宗亲和异密的臣服。然而即位之后,阿合马与弘吉剌台的交恶以及最终将其处死一事,成为阿合马政权崩溃的导火索。《史集》对待弘吉剌台转投阿鲁浑一事记载地颇为委婉, 自始至终未言他对阿合马的叛变,仅仅描述为在秃黑塔尼哈敦的拉拢下,弘吉剌台与阿鲁浑结交了亲密的友谊。

阿合马听闻他二人要联手逮捕自己,于是 下令杀死了弘吉剌台。然而,在《蒙古消息》中,作者明确地使用了“叛变”(ghadrī kunad)这个词描述弘吉剌台对阿合马的态度。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引起了巨大的政局变革, 杀死黄金家族的贵懿在蒙古传统中是极不能接受的,况且阿合马在杀死弘吉剌台之后,又杀死了同是鲁木军队异密的古出克兀讷忽赤(Kūjūk ūnuqūjī)和沙的阿塔赤(Shādī aqtājī),并下旨逮捕宗王术失怯卜、阿鲁浑和异密阿鲁黑在报达的若干异密,并公开向阿鲁浑宣战。 此事引发了蒙古宗亲异密的重新站队,阿合马的原有政治联盟濒临瓦解

本文作者:

在这一风雨欲来的局面下,给阿合马致命一击的事件是不花的叛变。《史集》的说法是,不花因替阿鲁浑说话而惹恼了阿合马; 《瓦撒夫史》记载说,不花是受其兄弟阿鲁黑的牵连被阿合马降级。总之,阿合马对不花产生了不满,并使他的心腹阿里纳黑取代了不花的位子。此后,不花开始偏向阿鲁浑。阿鲁浑一度式微,被阿合马囚禁起来。不花先费力地说服了他的亲属也速不花驸马、阿鲁黑和忽鲁迷失三位异密,又同大异密帖克捏谈妥,然后他对其余所有中间派异密们密谈,说阿合马正在谋划处死阿鲁浑之后,将所有异密杀掉。并让阿鲁黑和忽鲁迷失向众异密们作了证。在不花的活动下,曾支持阿合马即位的宗王 术失怯卜和忽剌术 叛变,所有的中立派异密集体倒戈。他们发动 夜袭杀死了阿合马的心腹阿里纳黑,救出被囚禁的阿鲁浑,最终将阿合马推下汗位。

忽推哈敦对不花的拉拢政策,最终还是被阿合马打破,造成了失败的结局。然而在阿合马与阿鲁浑斗争的整个过程中, 无论是哪个阵营的宗王、异密,对忽推哈敦都始终保持着敬畏的态度。可以说,阿合马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依仗着母亲的权势而任性恣情, 《蒙古消息》和《史集》都记载了阿合马利用忽推哈敦的威望来威胁臣下的情形。忽推哈敦恐怕自始至终都认为阿合马的即位和统治是一个错误。因此当阿合马败亡后逃至忽推哈敦处时, 忽推哈敦没有阻止宗亲贵族将他逮捕并对他进行审判。而在讨论处置阿合马的宗亲大会上, 包括阿鲁浑在内的众宗王和异密都想要顾及忽推哈敦的感情,不计较阿合马的罪过但弘吉剌台的亲属们和不花的亲属也速不花驸马强烈反对,最终劝说阿鲁浑将阿合马定罪处死。

短短两年,阿合马原本的政治联盟就全部瓦解了。关于他迅速败亡的原因,多桑认为是“ 阿合马热信伊斯兰教 ,遂致使蒙古诸将之叛。”宗教因素的解释十分流行,多种文献都表达了这一说法。然而亦有学者提出阿合马的被废是因为他的 无能、软弱以及对敌人的优柔寡断。马穆鲁克史家诺外利曾为阿合马的失败总结了四点原因:

1. 他对蒙古高层态度恶劣;

2. 他 强迫蒙古人信仰伊斯兰教,无论他们是否愿意;

3. 他杀死了他的兄弟弘吉剌台;

4. 他宠爱蒙古娈童,整日与之厮混。

此外,也有许多学者注意到阿鲁浑的胜利, 可能获得了忽必烈的暗中支持。笔者认为,阿合马的失败显然不是一种单一原因造成的。 忽推哈敦在儿子被处死后,曾抱怨他违反了成吉思汗的“札撒”,也不听从自己的话。她的说法是极有概括性的,如果我们从阿合马即位的原因来考虑,蒙古宗亲贵族之所以支持阿合马,而不是更有领袖质量的阿鲁浑,正是因为阿合马的身份和地位最符合蒙古习惯法——札撒的要求。然而阿合马即位后的举动—— “亲穆斯林、远宗亲”、“杀害黄金家族成员”皆是对札撒的无视。因此,他的支持者变成了受害者,进而变成了反对者。

忽推哈敦作为阿合马的母亲,从一开始极力反对儿子担任君王,到儿子即位后只能无可奈何地辅佐、执政,并看着他不听劝告肆意妄为,引发蒙古集团的众怒,而一步步走向灭亡。随着阿合马被处死,忽推哈敦的身影也消失在历史记载中。

 

《史集》插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